山东老年大学欢迎您!
网站搜索:

调动宏观思维,让研究成果变得有价值

发布时间:2019-11-18 17:06  作者:蒙阴老年大学秦承良

结合论文《公共治理:基层社区老年教育全域增长的路径选择》,我就几点不成熟的认识和体会,向各位领导、专家和同志们作如下汇报。

一、力求从工作实践中寻找切入点,积极回应热点关切。

做课题研究、拟研讨文章,是一份“苦差事”。我体会,做好这个大题目,关键是从实际出发,准确领会课题研讨目标定位及其价值预期,选准切入点。即,看问题的角度要新,站位一定要高。就是作每一篇文章,都要将我们所思考的问题放在老龄化大背景下,聚焦新时代党和国家治国理政的大方向,同时,也要从国家老年教育体制理念要求出发去谋篇布局、表达“一家之言”。有时,甚至还要参考欧美国家有关老年教育的成熟理念和做法,从中汲取营养。具体讲,一是谋篇要从“大处着眼。即将老年教育置于经济社会发展大局中去寻找相通处和结合点;二是立论要在“小”处落笔。即选取角度要从身边最熟悉的内容入手,贴近实际,越具体越好,不需要面面俱到;三是观点要在“新”上发力。即文章切入点要与众不同,开口要小,观点要鲜明、有个性。

今年3月,省老年大学协会学术研究工作委员会《关于组织开展全省老年教育理论研讨活动的通知》给出的《重点参考选题》都富有针对性,既有认知高度,贴合我省老年教育实际,也属于全省老年教育系统当前面临的、需要业内领导、专家和工作者作出深度思考并给出及时回答的问题。作为基层,老年教育基础薄弱,影响其增长的外部条件和干扰因素纷繁复杂,发展举步艰难,有什么样的实践可以为探讨提供有力佐证,从而形成一篇观点独到、论述系统、逻辑严密、体现创新的文章。选择是很难的。当时对拟选课题有几点考虑,初步确定要具备以下几个条件:一是既要贴近基层老年教育工作实际,能从实践中抽象出观点,又要不拘泥于自身工作,希望形成的浅显认识对于像我们一样处于同一维度的“基层”有所启发。二是既要立足当前实践,又要对工作的未来发展有一定的关注,对下一步工作有一些启发。三是既要考虑体制内综合因素,又要与新时代党和国家治国理政的新思想新理念新举措合拍,注意从体制外汲取营养。四是既要聚焦社区综合发展,又要结合国家治理体系、治理能力建设与社区治理新思维,积极回应体制内外对社区老年教育如何实现全域增长等“热点”关切。

二、力求从我们国家既有老年教育政策理念中寻找依据,突出创新指向。

()从《老年教育发展规划(2016-2020年)》中寻求创新方向。《老年教育发展规划(2016-2020年)》是新时代推进老年教育的纲领性文件,为推进老年教育继进发展规划了任务,特别为我们基层进一步推进工作、探讨新的发展路径带来许多启示。按照文件所说,我们认为基层社区老年教育不仅是未来老年教育的增长极,而且,基层社区老年教育与基层社会治理相融相通,目标一致,大有文章可做。我们写文章,总习惯说“整合资源”,这仅仅是问题的单面,还有另一面,即关键是哪些资源主体愿意配合和“被整合”,这一点对我们推动工作至关重要。我们研究党和国家的既有政策和理念,就是从中寻求法理依据,寻找切入点,让整合资源和“借船搭车”成为一种“必须”。

()从建设国民终身教育体系理念中寻求创新启示。终身教育体系建设是时代发展进步的结果,它打破了时间、空间、制度对教育形式的限制,具有对象普遍性、过程的多样性、目标的广泛性以及手段的整合性。在基层,社区治理已纳入国家治理体系建设,社区治理所要求的社区功能配套与完善,对终身教育形式的发展有一种天然的适配特征,推进社区老年教育增长大有文章可做。但是,政府行政部门、社区多元尽责主体职责的全程融入和发挥作用问题都值得期待。

()从居家养老、文化养老形式创新层面寻求创新出路。基层社区是老年人群体聚居和生活的主要场所,在这里,“居家养老”、“文化养老”只有与老年教育充分融合,才能体现老年教育的工具价值,也才能不断催生出异彩纷呈的养老新业态和老年教育新模式。

三、力求在拆解发展困局中确立主见,表达发展期待。

进入新时代,社区治理已成为当前基层社会治理的一项重要内容,正吸引更多的治理主体落地生根,发挥专长、尽责施治。社区老年教育作为社区治理的一种形式,虽然一直“在路上”,但实际收效与理论设想距离悬殊,个中苦衷唯体制内从业者最最明了。实践中所暴露出来的政府责任缺位、管理制度缺失、责任主体虚设、尽责形式模糊等种种不确定因素,致使社区老年教育长期处于“点”状和线性发展状态,呈现低水平徘徊局面。发展困局,亟待拆解。因此,文章认为,老年教育特别是社区老年教育的实质就是“政府基本公共服务”,它与新时代党和国家治国理政新要求同出一脉,与社区治理思路共融共通,亟待凝聚共识、整合资源、同频发力、同向推进。强调党委政府的保障投入,呼吁社区自治组织和物业公司的责任融入,期待社会公益组织的多元化介入。在此基础上,特别建议发挥老年教育城乡一体化优势,推动城市老年教育资源迅速向社区流动,为基层社区老年教育全域增长注入充足的内驱动力。

四、力求在展望发展 前景中传达关切,吸引顶层关注。

社区是中国社会的基本细胞,虽属新生事物,但其功能建构已“在路上”。20176月,党和国家出台《关于加强和完善城乡社区治理的意见》,为基层社区治理作了全面规划,为包括老年教育在内各项社会事业的发展路径提供了多项选择,拓展了广阔的发展空间,同时也为老年教育理论研究提供了丰厚的土壤、沉积了无穷潜力。可以说,城乡社区公共治理主体多元、公共治理资源丰富,政府有责主体一旦实质回归,基层社区老年教育一旦被公共治理有序接纳,发展前景广阔,令人振奋。对此命题,我们一直倾注精力予以思考和关切。写这篇文章的初衷,主要是期望所思所想能引起体制内领导、专家重视,进而借助体制优势和领导力,多渠道争取党和政府支持,使社区老年教育的全域增长实至名归。